MUSEE MUSEUM (預購)


-
by Tina Ameel, Roel kerkhofs & Roel Kerkhofs
 
所有不同來源的事物都可以毫無疑問地結合在一起,就像是書櫃上一整排各式各類的綜合書籍,如果擺在自己的家中,其實不需要按照邏輯去歸類或安置,居家裝置可以接受這一切。
 
《MUSEE MUSEUM》是比利時藝術家Roel Kerkhofs與平面設計工作室Dear Reader(Eva Moulaert和Marie Sledsens)以及作家Tina Ameel共同製作而成。Roel Kerkhofs於2014年8月在布魯塞爾駐村,並開始了MUSEE MUSEUM計畫。
 
此書的靈感來自法國文化學者安德烈馬爾羅(André Malraux)的立論「Imaginary Museum(想像的博物館)」,而書名「MUSEE MUSEUM」指的是一個特定地區的臨時博物館。藝術家為了這個限地製作計畫所選定的房屋被視為一個博物館的場域,該地區的居民則是博物館的檔案管理員,以視覺化的方式重新進行歸納與檔案管理,透過此一操作,這些原先屬於私人場景的物件突然擁有了新的觀看視點,變得格外吸引人。
 
人們收集物件的同時也丟棄物件,當同質性的物件重複,我們下意識會產生比較的模式,哪些物件可以讓整個居家顯得更完美,原有的就會藏起來或是直接丟棄,我們總是很容易找到更合適的。人經常落入這樣循環:裝飾品替換裝飾品,彌補空缺的位置。在書中出現一個茶壺套組加上幾個啤酒杯的混搭,可以感覺到擁有人試圖在物體之間創造出一些有趣的關係,可能是一種平衡的構圖,偶爾追求對稱、或是將物件依自己的心意安置在一起,出現有點混亂的美感。
 
居家裝飾經常會出現帶著紀念性或帶著理想性的物件,例如紀念品、明信片、裱框風景畫。旅行的人為了彌補這樣的缺席,買了紀念品帶回自己的家中加以裝飾,只要一看到紀念品,異地的回憶都會被勾起,重新被帶回到那個時期的你;居家的牆面常見裱框的風景畫,以1:4的構圖去分配土地與天空的比例,畫框則像是窗戶,很快地帶你進入這幅畫裡,重新感受雲朵、樹木、田野鄉間。明信片則像是一張正式的文件或證明,出現在上面的一些景點或風景等等,經常展現的是當時人們進入到這裡的核心目的。
 
書中也有另外一類具備生物特質的物件,例如:狼的小型動物雕塑,可以被視為裝飾的一部分,與繪畫和家具類似的修飾功能,使空間氣氛更顯柔軟與溫和。或是大量的科學圖像,例如:昆蟲標本,大多來自於舊式的百科全書的插圖,這種科學百科的表現形式,也展現了某種獨特也為人喜愛美學特質。
 
《MUSEE MUSEUM》提出了各種來自庶民場景的物件的特質與空間的關係,並且追溯他們的過往,再重新提出屬於當下的觀看方式。各種居家裝置的方法,乍看之下是人類隨機的意圖表現,不管是物件或是圖像,這些私人的收藏物,透過這個計畫被重新看待與解讀;物件特性因為這個短暫出現的博物館場域而有所改變,就像是我們去博物館,其實進入的是一座被壓縮的時空,眼前所見的展示品並不能真正地重現它所屬時間,空間似乎不僅能夠影響物件的本質,也提供被框架的觀看視角,這也讓人重新思考,這些物件是否被創造出另外一種價值,成為稀有非凡的擁有物或具神話特質的檔案。
 

-
出版:Grafische Cel
開本:29x41公分
頁數:72頁
年份:2017年一刷
 


$1,440
購買數量

加入購物車